您的位置:主页 > 香烟新闻 >

转型时期的河北农村卷烟市场掠影

发布者:admin 分类:香烟新闻 发布时间:2014-05-11 阅读人数:59

  沃野上的发展

  从河北省省会石家庄一路向北,不足一个小时便来到了正定县新城铺镇。从这个毗邻石家庄机场的乡镇眺望,严重的雾霾也难以遮掩候机楼高大的身影。与机场隔路相望的,是正在建设的航空物流港。超市、汽修、物流……不大的小镇被各类门市挤得满满当当,路上的人群川流不息,这里的经济繁荣不言而喻。

  繁荣的经济,昭示着良好的商机,边丽贤就是注意到了这一点。“这边有机场、有物流港,又是交通要道,以后肯定很有发展前途。”边丽贤介绍说,正是出于这样的考虑,在2013年她同家人一起开了一家烟酒店。

  “但是今年运气不太好,开店后没多长时间机场扩建工程就结束了,好多打工的就不在这边干了,物流港建设说了好多年,但是还没见有‘大动作’。外面看着人多,但也比去年差远了。人少了,烟酒生意肯定不好做。”边丽贤苦笑着说。

  虽然直说“不好做”,但边丽贤店中的卷烟生意却保持着稳定增长,每包零售价5至20元价位段是她店中当仁不让的主销价位,而且重点品牌均呈现出良好的销售态势。对此,边丽贤分析道:“这几年经济发展总体较快,大家都有钱了,买包10元、15元的烟根本不算什么,经济条件一般的也得抽个6元的‘钻石(红石2代)’嘛。而且各地来的人都有,口味也比较杂,这样对我们经营也好,选择性比较大。”

  这种观点也得到了廊坊三河市李旗庄镇卷烟零售客户孟宪波的认可。三河市虽然隶属于河北省,但由于地处京津两个直辖市“包围”下,因此三河市受两座城市影响颇深,在卷烟销售上体现得尤为明显。

  “我们三河市是北京、天津的‘后花园’,和北京、天津一样,我们本地的消费者也都‘认’云产烟,我店里云产烟一直都是畅销货,之前总觉得不够卖。”孟宪波介绍说,“但是现在外地来我们这儿打工的越来越多了,这人一多了口味也就杂了,现在每包10至15元的卷烟卖得都挺好的,我也就不用只瞅着几种紧俏烟了。”

  “保障供给”的写照

  从正定县出发,沿高速公路西行,不多时便进入了灵寿县境内。

  映入眼帘的景色由平原上的点点新绿逐渐转灰,与颠簸起伏的公路一起提醒着来客,这里已进入太行山区。山区春来晚,太行山上仍是光秃秃的一片,与灰蒙蒙的天“相得益彰”。由高速公路转入国道后,路边不少小工厂都大门紧锁,不少挖矿机随意地倒在路边,巨大的翻斗深深地垂下,昭示着那个热闹场面的沉寂。

  “曾经从各地外来开矿的、开厂的老板很多,跟着他们干活的工人也多,本地人、外地人都有,经济发达了大家收入都上去了,每包10元至20元左右的烟好卖得很,价格更高的也卖得不错。那时我进多少烟都不怕压手里,反正能卖出去。”说起几年前的“辉煌”,在灵寿县陈庄镇开店的杜寿明记忆犹新,“谁想到说变就变,去年开始山里就不让开矿了,人陆陆续续都走了,现在10元一包的就算高档烟了,不夸张地说生意是‘一夜回到5年前’。可是也没办法,慢慢来吧。”

  而比卷烟销售更不景气的是“人气”,现在镇里已经没多少年轻人了。在经营着平价超市的郝六保看来,这种现象在村子里更为明显。

  处于两条公路的交会处的北庄村地理位置优越,而郝六保平价超市不只经营卷烟等商品,还做着农机农资、充话费等生意。短短的半个小时采访时间里,来这儿“一站式购物”的村民络绎不绝。

  虽然生意兴隆,但郝六保也有自己的烦恼:“你看看我卖的东西不少吧,但根本挣不了多少钱。没办法,现在村子里只剩老年人了,根本没什么消费能力。主要是村里有人办事儿的时候才来买烟,一般买每包10元左右的卷烟,而且销量不够大。更高价位卷烟的销量就更少了,不说也罢,一年都卖不了几条。”

  正说着,专程来买烟的王兵英走进店里。当得知记者此行的来意,王兵英比划着手里整条的“钻石(硬特醇)”打开了话匣子。“戒不掉了,每天早晨起床第一件事就是点烟,一天得抽两包呢。”看着手里的烟,王兵英直叹气,“这烟当然是越便宜越好,但是前几年有钱的时候抽好烟抽惯了,现在一包两块五的烟感觉不是很好抽,所以就抽这个四块钱的了。”

  在与灵寿县相邻的平山县,这种现象同样明显。由于“西柏坡”的存在,这个深处太行山腹地的县城名扬天下,这里的百姓也都能说出几个与西柏坡有关的故事。但这种红色光环与谈资,却并未照顾到他们的生意与生活。

  一走进平山县小觉镇田家旋村的民桃综合门市,恍若时光回转,店面的装饰算得上是30年前的“流行款”,墙壁上仍用几十年前的宣传画进行装饰,印有“发展经济、保障供给”标语的宣传画被张贴在卷烟柜台的上方,这句上世纪40年代的经济工作纲领,正是这个山村小店经营的真实写照。

  “过年的时候一个月能卖100来条烟,现在一个月卖50条,都是村子里的老人们买,生意怎么可能好,也就是勉强‘保障供给’吧。”店主杜花桃苦笑着说。

  坐在店门口空地上的几位老人,便是杜花桃“保障供给”的对象。几位老人悠闲地聊天、抽烟,享受春天里和煦的阳光。当接过记者递来的卷烟,几个人都来了兴致。“这烟好抽,不呛,比我们的要好多了。”56岁的付槐明接过卷烟后迫不及待地点上,吸了几口后整个人明显放松下来。多年的操劳,配上一身洗得皱皱巴巴的军便装,使得他看上去要远大于实际年龄。

  看着再次递来的卷烟,付槐明虽然说着还有,但还是接了过来,并小心地塞进自己“新石家庄(软)”的烟盒里。“这根要留着,好烟得省着点抽,过年都抽不上这么好的呢,最多买包5元的改善一下。”晃动着手里的烟盒,付槐明接着说,“山是指望不上了,地只有几分,种还不如不种,还好儿女都有出息,平时接济我们一下,不然日子就更紧巴了。”

  一辈子争强好胜的付槐明,说到现在要靠儿女接济这个话题后,语气“蔫”了很多:“这也实在是没办法,留在家里一点收入都没有,年轻点的都出去打工了,我这个岁数在村里都算小的了。现在得一天三包,只能找最便宜的烟抽了。”

  变革中的冀望

  河北是全国唯一兼有高原、平原、海滨、山地等地貌的省份,其中平原和山地丘陵地貌占绝大部分。走访平原和山区的农村市场,大体上可以勾勒出河北农村市场的图景。

  作为一种嗜好性消费品,卷烟产品的消费水平理应与居民的收入水平相匹配。根据河北省统计局发布的信息显示,2013年河北省生产总值达到28301.4亿元,居全国第六位;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达到9102元,略高于全国平均水平。但实际上,河北卷烟销售结构却排名行业末位。“与之相对应的,是河北省卷烟消费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份额,亦在行业内最低。”河北省公司卷烟销售处负责人徐立介绍说。

  而卷烟结构“低”的原因,可以从农村消费者的消费能力、消费习惯上进行简要分析。

  从消费能力来分析,平原地区农村卷烟消费者对经济发展较有信心,但面对沉重的生活负担,挣来的钱大多还是用于储蓄而并非消费;而在河北省主要的太行山区和燕山山区,由于高污染、高耗能小厂的集中关停,卷烟消费主力人群流失严重,考虑到5年内河北省将再压缩6000万吨的钢铁产能,仅此一项就将直接影响到20万人的就业,传递到卷烟销售方面将产生更大影响。因此,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,非生活必需品的卷烟消费只能被压缩,结构提升难度颇大。

  从消费习惯上来说,华北平原的农民以农业生产为主,虽然不断发展的现代科技为农业生产提供了科技保障,取消农业税等利好政策也减轻了农民的负担,但不可否认的是当前农业生产仍是“靠天吃饭”,农民对于未来收益的信心很难建立;而山区农村由于地势所限,农业发展受限;已经工业化转型的部分山区,高污染、高耗能的企业发展难以为继,农民很难建立起稳定的“收入预期”。在这种情况下,农民对于卷烟消费的习惯相对固化,即要保证更为重要的“生存”,而绝非将钱用在“享受消费”上。

  与此同时,河北农村地区人的思想相对保守,这无形中疏远了与其他地区消费文化的融通,使得河北农村卷烟消费者的消费习惯更加固化,偶尔出现的消费“新气象”也很难撼动传统习惯。而且由于人口流动量较小,在“熟人社会”中卷烟的更多作用是满足生理需求,与“攀比”、“面子”等消费因素关系较小。

  “正是这些因素的存在,使得我们的工作开展有很大难度,特别是在关停工厂等因素的影响下,短期内可能会造成农村市场‘量价齐跌’的阵痛。”徐立表示,为了应对这种不利影响,河北省各地市级公司均结合各自市场特点,从货源保障、配送频次等方面加大对农村市场的倾斜力度,力保农村市场平稳发展。

  但所谓“塞翁失马,焉知非福”,在徐立看来,倒逼式的改革剔除掉了河北省经济发展中的不适宜成分,从长期来看对于河北省经济社会发展大有裨益,而且将对居民的生活、消费习惯产生较大影响。“而且考虑到国家‘京津冀一体化’战略的逐步推进,河北省生产力布局将产生重大调整,产业吸引力将大幅提升,这将为全省卷烟营销工作的顺利开展奠定坚实基础。”徐立这样分析。

  “按照‘市场化取向改革’的要求,我们将在国家局的坚强领导下,会同各工业企业,仔细研判发展形势,更加尊重市场需求,把发展建立在更为扎实的市场基础之上,为行业实现持续健康发展作出应有贡献。”徐立信心满满地表示。